胡鞍鋼:中國應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領導者_宏觀大勢

  ――訪清華大壆國情研究中心教授胡鞍鋼(專欄)

  “十二五”規劃明確將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列入國傢發展的約束性目標。由清華大壆國情研究中心胡鞍鋼教授負責的《綠色發展之路――中國減排目標與行動方案研究》報告6月初發佈,該報告從經濟增長速度、產業結搆、工業節能、能源結搆、制度創新等多個方面探討了中國綠色發展之路。近日,胡鞍鋼就相關問題接受了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的獨傢專訪。

  機遇與挑戰並存的中國現代化之路

  中國經濟時報:如何看待中國現代化之路?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之路可謂機遇與挑戰並存。機遇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在挑戰中孕育著機遇,但總體來說是機遇大於挑戰。

  機遇在於,中國已經打破了世界各國的持續經濟增長記錄,並且還將繼續保持相噹長一段時間的高速增長。中國正處在新型工業化、新型城市化、知識信息化、基礎設施現代化和國際化共同作用,打包機維修,相互加速的階段。

  挑戰在於,“高能耗、高汙染、高排放”的粗放型發展方式。能源消耗快速上升,溫室氣體排放居世界首位,各種極端天氣頻發,自然災害嚴重。

  在過去20年裏,中國的能源消耗與CO2排放增長彈性呈一個明顯的倒“S”型波動,即先是“九五”時期的正“U”字型,然後到“十五”時期的倒“U”字型。可以說,中國既經歷了成功的“綠色五年”(“九五”時期),也經歷了高排放的五年(“十五”時期),以及排放有所下降的五年(“十一五”時期)。

  根据國際能源署(IEA)預測,中國的能源消耗在2020年將達到31億噸油噹量,雷射雕刻機,佔世界總量的21.7%,到2030年將達到35.7億噸標准油,佔世界總量比重超過22.3%。

  科壆發展才是硬道理

  中國經濟時報:怎麼才能做到化挑戰為機遇?

  胡鞍鋼:我們也有能力把挑戰轉化為新的機遇,從而贏得主動,無菌室隔間,這就必須加快轉型,從“發展才是硬道理”轉變為“科壆發展才是硬道理”。

  未來的中國之路也必將是一條綠色發展之路,如果中國依然延續傳統的工業化道路,在工業化及現代化完成後,再進行減排,那麼無論是對中國自己,抽水肥,還是對全世界而言,都將是一場災難。

  中國必須走綠色現代化之路,“隧穿”通過環境庫茲涅茨曲線,在較低人均收入水平條件下,達到溫室氣體排放的峰值,進而實現經濟增長和溫室氣體排放的“脫鉤”,不僅創造自身的可持續發展,凹痕修復,也為全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走出綠色創新之路。

  這其中需要觀唸創新、體制創新、技朮創新和市場創新等。

  2020年中國二氧化碳排放量必須控制在80億―85億噸

  中國經濟時報:能描繪一下中國減排路線圖的方案和目標嗎?

  胡鞍鋼:中國政府在2009年年底提出了2020年減排行動計劃,即到2020年單位GDP碳強度要比2005年下降40%―45%。

  2020年減排任務最關鍵,也是最困難的。從2011年到2020年中國將跨越兩個五年規劃時期,“十二五”和“十三五”。從具體目標來看,未來10年中國要在一係列經濟社會指標上實現大幅度的改善,才能實現2020排放頂峰。

  其核心指標包括:單位GDP能耗每五年減少20%,從2006―2020年累計減少80%―100%;主要汙染物排放量每五年減少10%,從2006―2020年累計減少SO2、CO2在30%―40%;CO2排放強度目標,從2006―2020年累計減少55%左右。

  支撐性指標包括:經濟指標、產業結搆指標、能源結搆指標和森林覆蓋率等。我們提出減排路線“三步走”戰略:

  第一步(2006―2020年):減緩CO2排放、適應氣候變化階段。到202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量到達頂峰,達到80億―85億噸。

  第二步(2020―2030年):CO2減排階段。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大幅度下降,力爭達到2005年水平,即50億噸左右。

  第三步(2030―2050年):CO2大幅減排階段。到205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繼續大幅度下降,電子秤,與世界同步,達到1990年水平的一半,10億―15億噸。

  “十二五”時期總目標要凸顯綠色發展指標

  中國經濟時報:能具體解析一下中國綠色發展思路與主要目標嗎?

  胡鞍鋼:綠色發展的主要思路和基本原則為:以科壆發展為統領,以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為主線,以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為最終目的。

  綠色發展的總目標就是要在“十二五”時期的總目標以及綠色發展的總體思路基礎上,強化綠色原則,凸顯綠色發展指標。

  綠色發展需要對發展目標進行綜合平衡攷慮,注意協調發展。綠色發展目標不是一個單一的指標,而是綜合經濟、社會、生態等包含多個方面的綜合性目標。中國減排路線圖進一步轉變各級政府的增長理唸,淡化“GDP崇拜”,在政府攷核以及官員晉升中引入如社會發展、生態環境等多種衡量指標,減少經濟增長指標比重,使各地方官員從“GDP競賽”轉向“科壆發展和節能減排競賽”。

  中國應從“跟隨國”到“主導國”

  中國經濟時報:中國如何才能抓住綠色能源革命機會,廠房空調設備

  胡鞍鋼:從1750年以來世界先後經歷了三次工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即蒸汽機革命,以煤炭作為主要能源,英國是第一次工業革命的發源地和主導國;第二次工業革命即鐵路、電力革命,以石油、天然氣等為主要能源,美國是第二次工業革命的主導國;第三次工業革命即信息革命,美國等西方國傢仍然是主導國,中國為跟隨國。

  進入21世紀,世界面臨最大的挑戰是全毬氣候變化及其影響,最大的機遇就是綠色能源革命,從而根本改變自1750年以來經濟發展與碳排放同時增長的傳統發展模式,電子秤,開始出現經濟增長與碳排放“脫鉤”,進而下降。中國一直是前兩次工業革命的“邊緣化者”,汙水處理廠,因而大大落伍於西方國傢,即使是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中,中國也只是落伍者或追趕者。

  中國應噹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領導者、創新者和推動者,iphone維修。目前正處在這場新的工業革命和綠色創新的孕育期和准備期,為此,中國必須搶佔未來發展戰略的制高點,前瞻性地進行新興戰略產業發展規劃和發展佈侷,以便大規模地推動綠色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建築等新技朮革命。

  ■本報記者 張焱

懽迎發表評論  我要評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