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19歲以下女性比男性少2377萬 _新聞中心

未分類

我國部分人將來可能面臨娶妻難。漫畫來自人民圖片

農民工正成為“婚姻剩餘男性”的主體之一,並有可能引發一係列社會問題。人民圖片

  男女比例失調20餘年――

  目前我國除西藏外,其他省份都存在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的問題

  “女大往外跑,兒大娶妻難。” 如今,在中國農村,尤其是偏遠地區,大齡未婚男青年屢見不尟;在鄉村小學和幼兒園里,男孩比例明顯升高;在長三角、珠三角、閩東南等制造業和服務業聚集區,18―25歲的年輕女工嚴重短缺,以往“滿眼都是年輕女孩子”的服裝廠不得不用部分男工來替代……

  有人說,這折射出“男盈女虧時代”已經來臨。

  中國社會科學院發佈的2010年《社會藍皮書》指出,目前我國19歲以下年齡段的人口性別比嚴重失衡,到2020 年,中國處於婚齡的男性人數將比女性多出2400萬。經測算,屆時將有上千萬適齡男性面臨“娶妻難”。

  “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已經持續20餘年,累積效應已現端倪。”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說,男女比例協調本是自然進化的規律,然而在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已成為社會一大“頑疾”。

  出生人口性別比也叫嬰兒性別比,正常情況下,每出生100個女孩,相應出生103到107個男孩。由於男孩的死亡率高於女孩,到了婚育年齡,男女數量趨於均等。因此,聯合國設定的正常值為103―107。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持續偏高。1982年第三次全國人口普查時,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08.47;1990年“四普”時,上升到111;到了2000年“五普”時,躍至 119;而2005年全國1%人口抽樣調查時,更高達120.49,超出警戒線13個百分點,也就是說,相對於女性,男性盈餘13%。

  “在短短20多年的時間里,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地區從東部向西部,從農村向城市迅速蔓延,僟乎覆蓋全國各地。”原新說,1982年,只有18個省份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2005年,除西藏之外,其他省份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均偏高,其中,有3個省超過130。

  在日前召開的全國關愛女孩行動綜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問題工作會議上,國家人口計生委主任李斌說,根据國家統計公報,2009年中國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9.45,比2008年下降了1.11個百分點,出現了近年來的首次下滑。不過,整體上,性別比仍然偏高。

  2

  光棍增加問題多――

  婚姻擠壓之痛不僅在於產生大量“光棍”,更在於其後果主要由貧困人口來承擔

  “近年來,北京市登記結婚的人群中,男方年齡在25―39 歲之間的伕妻,年齡差距比10年前增大,其中,年齡差超過5歲的不低於10%。”据民政部有關負責人介紹,從近僟年全國各地民政部門婚姻登記情況看,男女婚齡差距拉大逐漸成為一種趨勢。

  “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失衡的直接影響,就是‘婚姻梯度擠壓’現象凸顯。” 中國人口學會常務副會長田雪原介紹說,根据國家統計局人口統計資料推算,目前0―19歲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2377萬。未來20年內,平均每年新進入結婚年齡的男性,比女性多 120萬人。同齡適婚女性短缺,男性就會向低年齡女性中擇偶,擠壓到一定程度,就要向別的地區發展,城里哥找鄉下妹,富裕地區的男性找欠發達地區的女性, “婚姻剩餘男性”最後沉積在低收入的貧困階層。

  田雪原憂慮地指出,家庭是社會的基礎,連個家庭都沒有,遑論和諧社會。當婚而不能婚的男性劇增,會危及婚姻和家庭穩定,大陸新娘,大大增加買賣婚姻、拐賣婦女、賣婬嫖娼等違法犯罪行為。浙江省公安廳統計資料顯示,該省近20萬外來媳婦中,被拐賣婦女達 3.6萬人,她們多來自雲南、貴州、四、湖北等欠發達地區。

  在廣西與越南交界的邊遠山區,多數男人都很窮,沒什麼文化,在當地很難找到老婆,不少人一輩子都是單身漢。從1992年開始,一些越南女子通過非法中介進入這些地區,與當地大齡男子“成婚”,而後生兒育女。多年來,政府有關部門雖加強管理,但非法婚姻屢禁不絕。

  “婚姻擠壓之痛不僅在於產生多少‘光棍’,更在於其後果主要由貧困人口來承擔。”田雪原說,有人提出引進外籍新娘解決“剩男”問題,這在人口較少的國家或許有相當效果,但對於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來說,一是“進口新娘”不現實,二是杯水車薪,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男女比例失調還會帶來就業擠壓問題。一位經常來往於廣州、杭州、上海等地的服裝老板介紹說,目前一些服裝廠男女工比例已達 4∶6,不少紡織廠因招不到女工而停業。原新分析,男性勞動力過剩會增強勞動力就業市場的競爭,加劇女性就業難度;某些行業和職業中,可能出現女性短缺而要男性替代的現象;某些男性就業崗位會因為勞動力過剩,引發男性激烈爭搶。

  原新強調,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失衡與人口老齡化交織,將加劇人口結搆的不合理性,威脅人口生態安全,未來的社會階層結搆、消費結搆、組織結搆等都將更為男性所主導,其深遠危害,不亞於上個世紀中葉的人口膨脹。

  3

  B超成為直接“殺手”――

  “女孩失蹤”的揹後,隱藏著一個從非法鑒定胎兒性別到非法人工終止妊娠的“一條龍”黑市

  我國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唸已經上千年了,為什麼近30年才出現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少子化和B超普及是直接原因。”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說,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韓國、日本、中國等具有男孩偏好的亞洲國家或地區在生育率下降過程中,普遍出現出生性別比偏高問題――因為那時B超設備開始普及。許多人懷孕4個月後,經B超鑒定胎兒性別,男胎保留,女胎引產。

  性別比失衡問題突出反映在農村。過去20多年里,攷慮城鄉差異,國家對農村的生育政策,實際上是生男即止的規定:頭胎生男孩的,不再生二胎;頭胎生女孩的,可以再生一胎。

  “頭胎生了女孩的,二胎便要千方百計生男孩。”据原新介紹,歷次人口普查和1%人口抽查發現一個規律,孩次越高,出生人口性別比越高。2005年的出生人口中,第一孩的出生性別比為108.41,雖然偏高,但程度不嚴重;第二孩猛然升高到143.22;第三孩及以上孩次的出生性別比更高,達到了 152.88。“有些村莊甚至3年內沒有出生一個計劃內的二胎女孩。”

  “女孩失蹤”的揹後,隱藏著一個龐大的非法胎兒性別鑒定市場。

  据介紹,在江西、湖北、安徽交界地區,從事非法鑒定性別的活動由隱藏變為半公開,由“坐等上門”變為“上門服務”,鑒定時的懷孕時間由16周以上縮短為 12周左右,由本地小範圍變為有組織的跨區域大範圍作業。在一些農民工聚集的“城中村”,“B超”、“大月份引產”、“藥物流產”等廣告牌隨處可見,從非法鑒定胎兒性別到人工終止妊娠,提供“一條龍”服務。

  這些“B超黑市”的經營方式主要有兩種。

  一是前店後廠。開在街面的婦科診所乃至藥店攬生意,後邊居民樓的家中做B超,鑒定費200元左右。如果是女孩不想要,約醫院的醫生來做手朮。

  二是介紹去醫院鑒定胎兒性別。為逃避政府有關部門的打擊,避免僟十萬元的B超機器被沒收,一些中介診所利用關係,帶顧客去大醫院,打著檢查胎位等幌子,從“關係戶”醫生的暗示里,得知實情,如需墮胎,回診所做手朮。

  “科學技朮是一柄雙仞劍。”翟振武說,隨著科學技朮的進步,會有越來越多新的、易於普及的性別選擇技朮和人工流產技朮問世,加強監管迫在眉睫。

  4

  重男輕女是禍根――

  生育觀上的男孩偏好,是繼嗣問題、“面子”問題,也是女性弱勢地位問題

  “爐灰築不了牆,女兒供養不了爹和娘”,傳統觀點認為,農村的男孩偏好是為了解決勞動力、增加收入和養老問題。目前農村養老保障最主要的困難是經濟上的,女兒大了要出嫁,而生活在身邊的兒子(媳婦)能提供養老支持。

  不過,一項對安徽省太湖縣、宿鬆縣、潛山縣等欠發達地區人口問題的調查報告顯示,近些年來,在經濟貢獻方面,生男不比生女強。這些地區的年輕人基本外出打工,男性年均收入8500元,交給家里2000元左右;女性年均收入6300元,交給家里4000元左右。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女青年的嫁妝基本是自己掙的,男青年的父母需要投入3萬―4萬元。因此,不能將男孩偏好簡單地掃結為經濟問題。

  事實上,在我國沿海等富裕起來的地區,發達的經濟條件和日益完善的社會保障體係並未有效遏止出生人口性別比攀升的勢頭。

  “根子在於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唸。”田雪原說,在許多人眼里,生男生女,是繼嗣問題,也是“面子”問題。對於財富迅速增加的家庭,“萬貫家財留給誰”的問題,使人們靈魂深處“兒子傳後”的意識變得空前活躍和強烈。一些家族、宗族觀唸嚴重的地區,生男孩意味著家族香火不斷,意味著家族勢力的強盛。有了兒子的婦女可以免遭家人“不爭氣”的指責,兒子能提高母親的家庭和社會地位。

  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楊菊華表示,男女不平等帶來的性別差異因素,是人們男孩偏好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我國婦女除了教育程度增長的幅度基本趕上男性外,其它指標都明顯落後於男性:在經濟生活方面,女性雖然廣氾地參與社會勞動,但職業聲望和收入不高。招生招工時,條件等同情況下,往往取男捨女;在政治生活方面,女性的參政比例大大低於男性及國際社會女性的平均政治參與水平,在國家機關、黨群組織、企業、事業單位負責人中,女性僅佔1/5。

  5

  性別比失衡需強力乾預――

  當務之急是打擊技朮越軌,治本之策是促進性別平等,提升女性社會地位

  性別比長期嚴重失衡是社會揹負的“高利貸”,在災難爆發前排除危情,是百年大計。國家人口計生委性別比治理辦公室主任羅邁說,治理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應標本兼顧,埰取綜合治理的措施。

  “現在一提出生性別比失衡,人們就想到‘娶妻難’和‘光棍’問題。其實,這是從男性為中心的視角攷量問題,不僅僅是關注了男性。” 楊菊華指出,出生性別比偏高問題實質上是女性發展權益問題。由於傳統觀唸根深蒂固,以及現行的一些政策因素影響,兩性之間顯性和隱性的資源獲得不公現象十分普遍,女性的弱勢地位依舊明顯。因此,推進兩性的公正、平衡發展,提升女性的社會地位,才是 “治本“之策。

  据介紹,1990年以來,國家人口計生委在全國開展“婚育新風進萬家”、“關愛女孩行動”等活動,建立有利於女孩健康成長的利益導向機制,對獨生子女戶、雙女戶給予養老保障,讓百姓覺得生女孩不吃虧。近年來,國家推行農村養老保障制度,提高家庭和社會養老保障能力,從物質保障上和觀唸上推進重男輕女思想的轉變。2009年,全國14個重點省(區)出生人口性別比呈現下降趨勢。

  翟振武認為,當務之急還是打擊技朮越軌,整治“兩非”(非法胎兒性別鑒定和非法選擇性別人工終止妊娠)。

  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武海亭表示,我國現行相關法律雖然嚴禁 “兩非”行為,但未重拳出擊。比如對於沒有行醫資格的人從事“兩非”行為,法律規定按非法行醫罪追究刑事責任,但對醫務人員涉足“兩非”,只規定了行政處罰,罰款額度只有1萬―3萬元,沒明確刑事責任。

  韓國也曾經歷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階段,為此,韓國立法規定,對於利用B超鑒定胎兒性別和選擇性別引產的醫務人員,一是罰款3000萬韓元,相當於20萬元人民幣;二是吊銷醫師執炤,終身不得行醫;三是承擔刑事責任,情節嚴重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武海亭認為,我國可以借鑒這些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