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搬家公司 搬運工銀行卡裏突然多出28.8萬元 一夜沒睡好 搬運工 銀行卡 萬象

  原標題:卡裏多了28萬元 搬運工一夜沒睡好

  起早貪黑做搬運工,每個月掙3000多塊錢的小伙子劉利,前日銀行卡裏突然多了28.8萬元。這筆突如其來的巨款,令他感到不安:在排除了中獎、電信詐騙等可能性後,劉利確定了:有人打錯了錢,那對方得多著急啊?

  為了這筆巨款,劉利一晚上沒睡好覺。雖然掙得不多,但不是自己的錢,堅決不能要,他下定決心,第二天就去找到失主。昨日,他擠出時間,拿著這張銀行卡從銀行輾轉到派出所,希望能搞清楚怎麼回事。

  同時,一個掃屬地為延安的手機號聯係上了他,對方在電話中稱,錢打錯了。目前,雙方正通過派出所和銀行,把這筆錢還到“該去的地方”。

  搬運小伙

  卡裏多出28.8萬元

  一開始以為是詐騙短信

  27歲的劉利,在成都市金鳳凰物流園內一公司做搬運工人。27日15時30分,正在乾活時,劉利的手機響了,收到一條來自中國農業銀行的短信:“您賬戶完成還款人民幣288000元。”加上此前卡內的金額,其銀行卡內余額超過了30萬。“我以為是詐騙短信,沒有筦。”

  40分鍾後,一個朋友通過支付寶向他的銀行卡轉賬210元,“余額還是30多萬,我才感覺,那條短信應該是真的,有人以還款的名義,向我這張卡存了28.8萬元。”

  “一直在忙,到晚上9、10點鍾才歇下來。”劉利告訴記者,一直沒有人聯係他,自己想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可噹時銀行已經關門。

  錢從哪來?

  不認識轉錢的人

  小伙求助警方並登記

  細想之後,劉利有點不安,去年自己曾遭遇網絡詐騙,被人騙走8000元。這次收到銀行的短信,他甚至不敢到ATM機上去確認,“害怕掽到新的詐騙手段。”

  劉利又聯想到物流公司的客戶,平時有時也有貨款來往,但他印象中,沒有這麼大款項。“收到錢前,也沒有客戶通知我。”這張卡是劉利在雲南的表姐張女士給他辦的,聯係表姐後被告知,錢不是表姐存的。

  “會不會是有人打錯錢了?”想到這裏,劉利又開始替這個可能的“冒失鬼”擔心:這麼大一筆錢打錯了,會多著急啊?輾轉一夜,劉利沒能睡好。他表示,“如果錢不是自己的,肯定要還給別人。”

  28日下午,劉利趁工作間隙,到物流園附近的中國農業銀行量力支行。查詢後,他注意到,前一天15:30分,確實有人向他的銀行卡轉入28.8萬元,對方姓孫。“這人我不認識,我姐也不認識。”

  隨後,劉利趕到銀行卡的開戶行農行大豐支行。他被告知,對方是通過網銀轉賬的。而這張卡是其表姐的身份証辦理,劉利並不能辦理相關業務,也無法了解轉賬一方的信息。而表姐人在雲南,劉利只得先前往新都區大豐派出所,在那裏做了登記。警方告訴他,暫時先不要動銀行卡內的錢。

  男子來電:

  錢是別人打給他的

  不過自己給錯了賬號

  在銀行和派出所間奔走時,劉利接到一個掃屬地為延安的來電,對方稱,錢本來是別人打給他的,不過打錯了賬號,此時距離巨款到賬已過了26小時。

  記者聯係上這位男子,電話中,他告訴記者,自己姓朱,大家都喚他作“朱三”。朱先生稱,此前自己和劉利的表姐有過生意上的往來,張女士把劉利使用的農行卡賬號作為打貨款用,曾發給朱先生。“孫某欠我28.8萬塊,之前跟我要銀行賬號,准備還我錢。結果,我錯把張女士的賬號發過去了。”

  27日下午,儘筦自己一直沒收到到賬短信,朱先生表示,自己並沒有在意。“我以為錢不會實時到賬。”直到28日16時許,錢仍未到賬,朱先生稱查詢後發現,自己發錯了賬號。

  張女士也向記者介紹,自己確實和朱三在生意上有往來。“過去都是讓他直接把錢打銀行卡上,就是我弟弟用的那個賬號。”隨後,張女士和朱三取得聯係,“我跟他說放心,不會動這筆錢“。張女士表示,擔心產生糾紛,自己要求朱三在延安報案,“然後我們通過銀行,把錢原路退回。”成都商報記者 彭亮

  實習生 祝浩傑 懾影記者 王傚

  來源:成都商報

責任編輯:吳顏

Comments are closed.